Sapere Aude, quia Veritas Vos Liberabit

重新在博客上开启这样的记录。

回首初到北京求学的那段象牙塔时光,正是在博客上作这样的读书记录,不断激励着我保持着一周一本书的阅读状态,而后因为博客搬迁停止了这样的记录,尽管还有别的原因,或许那别的原因里有越读越感到自己无知的羞耻感。但也正是这样羞耻的记录,我接触了那些曾未涉猎的人文社科领域,也正因此了解到了孤阅,打破内心深处那堵无知的墙,喊出那句,“敢于知道,因为真理使你自由”。

这次我不打算纯粹地记录我读了哪些书,我会用简短的文字记录我阅读的书带给我的最深刻的感受,这次我也不会规定自己读书的量,但我会不定期地写一些主题的阅读小札,或关乎“自由”,或关乎“逻辑”,亦或是“说理”。

那么,就重新开始这样的记录吧。

——写于再观《末代皇帝》(The Last Emperor)的秋夜,再求学于北京,怀柔。